瑩b

到隔壁岛国散散步(二十)

mola很懒:




下山后终于要去见证奇迹时刻了,有些兴奋有些激动。看了下时间,离退潮还有段时间,想想这么一番运动应该要补给下能量,就去吃了宫岛最有名的特产——牡蛎。走五六步就能看到一家卖烤牡蛎的店,还都是均一价,400円两只。把柠檬汁浇在刚烤好的牡蛎上,酸酸的味道飘出来更加开胃。赶紧趁热来一口,称不上烫是恰好能入口的温度,鲜!除了柠檬汁不加其他佐料,能吃到最原汁原味的牡蛎,瞬间就把爬山的疲劳驱赶到了九霄云外。



海水渐渐退至大鸟居处,被木桩架起的神社显示出其真实身高。早上看到的矮小房屋、回廊,在这时候一个变身,从日本人变成欧美人。潮起潮落,带不走扒拉在地上的海藻,走在退潮后的沙地上,要谨防踩到海藻以免打滑。就想童年时期踩雨水一样有趣,无论大人小孩,这会儿都蹦蹦跳跳地向大鸟居出发。时不时的还传来一阵阵哀嚎声,总有人玩得得意忘形后,不知深浅地踏入深水区。所以踩几脚水玩玩就好,捡海水退干净的地方走才是正经事。





从海滨向鸟居一路走去,才渐渐感受到它的压迫感,当之无愧的“大鸟居”,它在1996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。鸟居距离海滨200米,高度约16米,重量约60吨,以楠木为主杉树为辅而制成,质地坚硬又抗腐蚀,所以即使每天大多数时间浸泡在海水中,也依然保持着初建时的样貌。走近后看到向着神社的一方匾额上,书写着“伊都岐岛神社”(伊都岐島神社,古时旧称),另一侧面向濑户内海的匾额上,写着“严岛神社”(厳島神社)。





大鸟居立柱下方能看到满朝时留下的印迹,可以推测潮水最高时能达到两米,现在时节的高度约莫一米六左右。这些远看时黑黑的斑点,仔细观察后发现是各种贝壳类生物的残骸,有密集物恐惧症的人或许会看了浑身不舒服。在退去余下的一些海水中,还能发现许多硬币,各种面值都有。联想到各国人民见到水就喜欢投钱的习惯,还真是应验了我国五行中“水既是财”的说法呢。



宫岛的各类宣传册上还有一样名物,红叶馒头(もみじまんじゅう)。虽然已经过了红叶的季节,但专职的匠人还是留下了枫叶造型的食物,像是要抓住秋天的尾巴,用食物来存下对霜月的念想。红叶馒头简单说就是我们这儿月饼的变形,但是外面的皮质感又更加偏向蛋糕,较之月饼皮有韧性。里面的馅也是多种多样,常见的是豆沙、抹茶、香芋,当季的则是栗子口味,也有巧克力和芝士这般洋气的。




有家名为红叶堂的商店人气格外足,客人总是排起队来等出锅的红叶馒头。因为这儿的馒头多了一道工序,油炸,名字也改成了油炸红叶(揚げもみじ)。尝试了芝士口味的,脆脆的外皮加上里头粘稠要不断的芝士,风味别具一格。不过要我说,这样甜度的食物配上茶水会更解腻可口。





名人效应、媒体报道,是很有效的广告手段吧。看到商家门口刮着被电视台报道过的消息,就忍不住要去尝试下有多好吃,赌上吃货的自尊,便也是走过路过不能错过。有种叫ぺったらぽったら的食物还是很特别的,光听这长得记不住的名字就知道这货很有噱头。打底的是油炸过的糯米饭,很像小时候吃的早餐里的炸粽子,没有馅儿的那种,上面是一只牡蛎,吃之前在咸甜的酱料中蘸一下。吃起来牡蛎是软软的,下面的糯米是“卡其卡其”得脆,但是牙口不好的话,多咬一会儿会觉得牙疼,并且糯米还是很粘牙的。热心的老板娘还自带宣传片,说台湾的美食节目刚去她那儿取材,日本当地也有各种报道,这东西还能买回去放在火锅里吃,云云。






到此,宫岛的吃货行在胃容量告急的情况下,不甘心地结束了。多希望下次能拖几个人一起来,分担下食物,让我尝遍岛上所有美食。



我的咖啡之旅(二)

mola很懒:

因为是周三的缘故,考虑到大家都在工作不方便打扰,就自己订了房间,先落脚也暂住两天,等到周末了再厚着脸皮搬到别人家中去蹭沙发。


我选择当晚的第一个咖啡之旅的朋友,是我的大学同学SJ。虽然我们的确有两年多没见了,但这个时间长度其实挺鸡肋的,要说太久嘛也不是,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国庆来杭州参加婚礼,要顺道找我聚聚,偏偏那天我有别的同学要陪同就残忍地拒绝了,于是很想趁这个机会赔不是。还有一点,也是我告诉她的一点就是,我利用“工作之便”去宁波出差见的同学是大学我们铁三角的YYY,我想工作结束后,作为自由身来见铁三角的另一角,也算是一个结束一个开始完成这个三角形吧。


无论是从我本科毕业到去美国读书的一年,还是我读书期间回来的几次假期,亦或是我上一段工作的时候,我们三人都无数次地说要找个城市小聚下,但终因各种原因被搁浅了。想来也是,上班时间的双休日就是睡觉日,有个小长假必定得出去玩,朋友尤其是不在一个城市的朋友,就真正只能活着“朋友圈”里了。那我这一品闲人,就当是个传话筒也好桥梁也好,由我来走动走动,了解下大家的近况,分享下分别那段时光的故事。我有同学在做101次对话,我觉得很棒,但是那种采访的形式太正式,又都是些大人物。我没有这样的资源,那我就和朋友们聊聊天,听听他们的故事,毕竟生活中的大多数还是普通人嘛,谁说普通人就不能记录下平凡的故事了呢。


SJ一直是个纤细的女生,不像鲁豫那样头重脚轻得瘦,SJ这货是从头到脚都瘦得让人咬牙切齿,就是那种吃不怕的瘦,人类的公敌。许久没见,这人说话还是一样地欠扁。“我已经在努力增重了,到现在重了两公斤呢”这是赤裸裸地炫耀吧。


“得了吧,就你这样的身材还剪短发,你知不知道这么小一颗都淹没在人群里了。”这么不起眼会更加找不到对象的好嘛。


“那YYY不也剪了跟我一样的发型你怎么不说她。”这丫还不服了是吧。


“你确定要半YYY出来做比较么?她又不瘦,再说她头本来就大,人群中辨识度很高的。”这么多年了我嘴巴也还是这么损。





好歹上海是她的地盘我也就不抢着跟她付晚饭钱了,但是说好的咖啡还是得我来请,于是我们草率地结束晚餐找咖啡店续摊。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,就是这里有琳琅满目的餐厅和咖啡馆,但是太多了也会挑不好。星爸爸跟costa哪儿都有,就没必要来魔都还这么俗了,得找个逼格高一点的,起码要我没去过的。看着商场的楼层导购,我也是随便一指,就去MangosixCoffee。我的脑回路是这样的,导购牌上是中英文一起注明的,比如“Starbuck星巴克”这样,但是唯独这家咖啡店是洋气到不带中文玩的,想必这该是家美国独资配上异国帅小伙儿的咖啡店吧。也奇怪了,我们逛遍了整个楼层都没找到这店,我心里一沉,不会是倒闭了所以拆了中文来不及拆英文吧。问了服务台才知道在另外一幢楼,还好还好,这第一站咖啡行可不要出师不利呢。


看到咖啡店门口硕大的欧巴代言还是有点失落的,全英文的不应该是老美开的么,怎么也得是个欧洲人搞的吧。来都来了尝个鲜吧,我还是一贯的美咖,SJ要了拿铁。事实上我对咖啡是没有研究的,用我们杭州话说就是“牛吃薄荷”,这意思就有点暴殄天物,我根本喝不出咖啡的好坏,甚至都说不出到底合不合口味。这要怎么解释呢,就是咖啡店出售的咖啡在我看来都是高价的,你要我承认高价但是难喝我是打肿脸充胖子不愿意的,所以只要不是家里的速溶咖啡我一概高评价,好喝。







安孜:

黄昏的栀子,散发新鲜淡奶油般的清香。

安一然.Saunato:

冰岛的瓦特那冰川每年都以很快的速度向北消亡,我的向导Hawk对我说挖掘这样的自然冰洞有相当高的危险性,每年能找到一个这样的冰洞便是很好的结果了。也许在可预见的几十年后,这样适合游客前往的天然冰洞再难觅得。

Roseeeeeeee·LoFoTo:

直到我走过这么一段路,我才明白为什么只有美国才有真正的公路片,

所谓的平凡之路,在这里也确实是再平凡不过了,

但是当我第一次看见这样广阔无垠的荒漠和笔直的通天大道,

还是忍不住停下车掏出相机。

听说66号公路上这样的大道更是比比皆是,

希望明年有机会可以走一趟。

第一次发黑白片,

因为实在没有颜色可以表达我对这样的景致的喜爱和敬畏。

Shot in the way to the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,California.